我强进了语文老师身体_啊老板太满了噗嗤

广裕瑞祥资讯网旅游2019-10-03 15:4546

腾地一声烧了起来,一把抱起韩素芬朝着卧室走了过去。


“王家乐,你想干啥,赶紧松开老娘。”脸色发红,韩素芬连忙大声叫道。


粗暴的把韩素芬扔在床上,王家乐脱下裤子就要猛扑上去,却被韩素芬一脚给踹了个老远。


此时,柜子里面的刘二喜,也是紧紧地趴在门缝上面,往外看着,心中暗暗咽了口口水,期待着俩人下一步的动作。


“王家乐,你大爷的,你想干什么啊,刚和老娘吵过架,你就想干这事,你把老娘当什么了!”


韩素芬一脸的恼怒,狠狠地瞪了王家乐一眼,心中暗想,刘二喜还在柜子里面呢,这要是和王家乐做那个事,这不是又让他给看了个正着吗!


“素芬,你听我解释啊,我这不是被刘二喜那个臭小子给气昏头了,我才骂的你,你可千万别放心上,来咱们俩个赶紧亲热一下,俗话不是说,一日解千愁吗,咱们俩个赶紧来一日吧!”


王家乐嘿嘿一笑,粗糙的大手朝着韩素芬胸前的鼓囊,探了过去。


啪!


韩素芬一把打掉王家乐放在自己胸前的大手,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娇嗔道:“去你的吧,就知道干这些事情,对了,跟你说个正经事。”


“啥事啊?”


“就是,你去年你强占人家刘二喜家的那几亩地,是不是得还给人家了,这都是街里街坊的,老是这样欺负人人家,也不是太好吧。”韩素芬轻轻的搂住王家乐的胳膊,轻声说道。


心头一荡,柜子里面的刘二喜,连忙竖起了耳朵,心中暗暗感激,没想到这个韩素芬虽然有些浪荡,但还是有点良心的。


“哼!”


冷哼一声,王家乐一把甩开了韩素芬,神色一愣,看着韩素芬怒声说道:“你怎么操心起这些事情,难不成你还真的看上哪个没用的小子了!”


脸色一红,韩素芬狠狠地在王家乐身上捶打了一下,怒声嗔道:“放你娘的屁!王家乐,你个没良心的,我是那种人吗!赶紧给老娘滚出去!”


看着韩素芬暴怒的样子,王家乐也知道自己的话语有些过激。


嘿嘿一笑,王家乐连忙拉住了韩素芬的小手,轻声解释道:“素芬,我不是那个意思,实话跟你说吧,我占他们家的地,可不是为了那点庄稼钱。”


此时,衣柜里面的刘二喜一脸的不解,这老王八蛋不为了钱,那他为什么还要占我们家的地啊?


“额?”脸色一愣,韩素芬也是有些不解,“不为钱,那你为什么,还要去干这种事?”


“嘿嘿....”嘿嘿一笑,王家乐的脸上忽然多了几分阴险。


“这还不是,刘二喜那个俏嫂子惹的祸,那身材模样,长得可真带劲啊!这要是睡一宿,那还不得爽死我啊!”王家乐淫笑了几声,模样看起来极为的让人恶心。


“我也找张玉香说过这事,只要跟我睡一觉,这个地我就还给他们家,唉,可惜了,这个张玉香是软硬不吃啊。”王家乐摇了摇头,似乎显的极为遗憾。


“你大爷的,你的心咋那么花,你就不怕,人家的男人来找你事啊!”厌恶的看了王家乐一眼,韩素芬没好气的说道。


有些担忧的看了看衣柜,她实在是有些害怕里面的刘二喜一下子跳出来,打他一顿。


此时,柜子里面的刘二喜也是愤怒到了极点,自己心中那个完美无缺的嫂子,竟然会被这么个老色狼纠缠。


怪不得自己跟嫂子说要回自己家土地的时候,她脸上的表情看起来那么怪异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


强忍着冲出去想要砍死王家乐的愤怒,刘二喜怀着好奇心,又趴在衣柜的门缝上面,朝着外面看去。


“哼!”


只见王家乐,突然不屑的冷哼了一声,得意的看着韩素说道:“就张玉香那个男人,他在外面可是吃喝嫖赌,啥正事都不干,听说还在城里面找了个女人,你没看到他都已经多长时间都没有回家了,要我看那,俩个人说不定已经离婚了!”


“不可能吧,张玉香长得那么俊,他刘大柱能舍得吗?”脸色一愣,韩素芬显然是有些不太相信。


“偷偷告诉你吧,上一回刘大柱回来我找他喝酒,他喝多了,自己跟我说的,说什么等有机会,一定要和张玉香去把离婚证给办了,嘿嘿,这以后张玉香要是孤独寂寞了,那我不就有机会了......”王家乐嘿嘿一笑,显得极为兴奋。


“哼!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,玉香妹子多好的一个人,这刘大柱他还不知道珍惜,到时候,被别人给勾搭走,他哭也来不及。”韩素芬没好气瞪了王家乐一眼,怒声说道。


“嘿嘿....素芬,他不是个好东西,我可是个好东西啊,快让我来好好的稀罕你一下.....”


嘴巴里面喘着粗气,王家乐的大手一把朝着韩素芬摸了过去。


“别....哪里不行....啊.......”


不一会,韩素芬就被王家乐给摸了个脸红娇喘,俩人立马在床上滚起了床单。


........


此时,衣柜里的刘二喜,看着韩素芬在王家乐身下忘情大叫的样子,心中也是忍不住的升腾起一丝邪火。


心头一荡,刘二喜只觉得自己浑身一紧,全身上下的气血朝着,自己小腹下的穴位,冲了过去。


但让刘二喜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王家乐看上去十分壮实,却没想到只是一个银枪蜡头,才不一会,就浑身一哆嗦,趴在了韩素芬的身上。


“不行了,素芬,我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感觉就跟有人在看着我一样。”王家乐重重的喘了口粗气,一脸的疲惫。


脸色发红,韩素芬的脸上尽是幽怨和失落,自己才刚刚起了兴致,这王家乐就缴械投降了。


对了,二喜哪里不是已经管用了吗,等下让他给我好好的.....


“素芬,那我就先走了啊,改天我再来你这里,等着我。”王家乐穿上衣服,连忙从韩素芬的家里走了出去。


看着人已走远,韩素芬脸色一红,朝着衣柜娇声喊道:“出来吧,二喜。”


吱呀一声推开衣柜的大门,刘二喜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
看着满面羞红的韩素芬,刘二喜也是忍不住的多看了俩眼,但一想到刚刚她被王家乐给玩弄过,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厌恶。


“素芬嫂,我也告辞了,你赶紧休息吧,山上的事情,我是不会往外面说的。”


淡淡一笑,刘二喜挥了挥手,快步从韩素芬的房子,退了出来。


“二喜,嫂子我还想和你.....”


哀怨的看着刘二喜的背影,韩素芬忍不住的呢喃道。


...............


从韩素芬的家里面出来,已经是晚上十点,清凉舒适的微风,吹拂在刘二喜的脸上,让他有种说不来的惬意。


脑子里面,不由得想起王家乐说的话,自己的大哥刘大柱,刘二喜也是早就有所耳闻,可没想到,他竟然想要跟嫂子离婚,但不知道为什么,刘二喜心中竟然生出一丝窃喜。


唉,这件事情,到底该不该跟嫂子说呢?


想着想着,刘二喜已经走到了自己家门口,推开大门,快步走了进去。


看着嫂子紧闭着的屋门,估计她也是睡下了,拿着干毛巾,刘二喜走到洗澡的地方,用冷水擦拭了一下全身,便准备回屋睡觉。


“嗯.....”


刚走到门口,忽然寂静的院子里,传来一声女人的呻吟声。


脸色一愣,刘二喜顺着声音,寻摸了过去,这才发现,声音竟然是从嫂子的屋子里面传过来的。


蹑手蹑脚的走到窗户旁边,刘二喜踮着脚尖,借着月光,朝里面看了过去。


只见,张玉香精致的俏脸上,充满了红晕,手上拿着一根粗壮的黄瓜,上面似乎还有些水渍,正在自己的小腹下面,耸动个不停。


心头一荡,刘二喜的恨不得把眼睛给贴上去,没想到,嫂子竟然会用黄瓜来解决自己的欲望,以前他最多也就是在小电影里面看到过,没想到如此现实的一幕,竟然会发生在他的面前。


啪...


心情荡漾,刘二喜一不小心的踢到了一旁的枯树枝,发出了一声,声响出来。


“谁!”神色一惊,张玉香连忙拿起被子盖在了身上,脸色一红,急忙朝着窗外大声的叫道。

喵喵....


幸好,刘二喜脑子机灵,连忙学了一声猫叫,想蒙混过去。


“哦,原来是猫在叫啊....”


脸色一红,张玉香忍不住的舒了口气,自己是一个正常的女人,刘二喜的大哥长年又不在家,那种守活寡的感觉,早就让她有些饥渴难耐了,这才去厨房拿了一根黄瓜,来满足以下自己心中的欲望与孤寂。


“唉...”深深地叹了口气,张玉香忍不住的自言自语了一句,“要是二喜那玩意儿管用就好了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