呃啊揉弄_老汉玩小嫩苞小说

广裕瑞祥资讯网趣事2019-10-04 15:2146

柳燕也不例外,躺在那里,吐着香舌,那样子勾、魂极了!


我抓住T恤的下摆就将T恤一把脱掉,然后一边解皮带一边急吼吼的就往床边儿冲了过去。


 柳娜香喷喷的娇躯向后一仰被我扑倒在床上,我很自然的双手扣住了她胸前的两团柔软,恨不得马上进入正题,把我为什么来全部抛在脑后。


她嘤咛一声闭上眼用双臂环住了我的脖子。

 

我兴奋地揉捏着,正准备大做一场,突然听见传来敲门声。


“还没睡呢吧?开下门,我送点儿东西给你们!”


是玲子的声音。


屋子里的空气有些尴尬,我瞬间停止了动作。


柳燕有些不屑的“哼”了一声,大眼睛冲着我翻了翻:“我姐刚才可说了,你要想上我们姐妹俩就今天这一次机会,继续还是停下,你自己选喽!”


她冷傲的看着我。


我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糟,一脸苦逼样。


柳娜春意阑珊的睁开眼看着我:“你可以继续在我身上做,我让小燕去开门?”


我连忙摇头。


讲真,我有点儿怕玲子吃醋。


我要想在鸡头这个行业做下去,没有玲子现在给我领路根本不可能。


“哼,这可是你自己放弃机会的哟!”柳燕哼了一声。


我瞪了她一眼,她却若无其事的拿起刚刚脱掉的衣服重新穿在身上。


我总觉得她对我怪怪的,却不知道究竟为什么。


玲子进门,大眼睛狠狠瞅我一眼:“我到处找你找不到,你咋在这儿呢?”
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
“呃,浩哥呢是想来试试我们姐妹俩的活儿,这不是刚上床玲子姐你就来了嘛!”


柳燕冷笑着说。


玲子狠狠“剜”我一眼,转脸笑着对柳燕道:“你俩还用试什么?圈子里谁不知道你姐妹俩的功夫?来来来,明天就开工了,我把这些东西来送给你们!”


她手里提溜着的一个方便袋放在了床上,袋子口敞开,我看见里面是几盒避孕套和两瓶洁尔阴洗液。


这两样东西一般都是公关自己买,玲子连这个也帮她们买了,看来真是为了拉拢人费了一番苦心。


玲子给了我一个眼色,我跟在她屁古后面走出了门。


出门的那一瞬间我发誓,这对儿尤物我以后一定要征服,让她俩一人抱着我的一条腿在我胯下唱征服。


“张浩,我问你,你睡过几个女人?”回到家,玲子一边脱外套一边问我。


“两个。”我楞了一下,脱口而出。


“一个你的初恋,一个我,对吧?”玲子只穿着文匈和内裤,丰腴的身体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气息:“你的初恋跟你的时候应该还是雏,肯定没什么床上经验。


“我呢,和你没睡过几次,你在我身上也并没有领略到床上那些技巧……”


她一脸妩媚,一步步向着我走来,把我逼得坐在了床上,她趁势坐到了我的大腿上,一条胳膊水蛇一般柔软搭在了我的脖子上。


玲子坐在我大腿上,她的傲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,我低下头就可以看到她的领口里面。


她身上兰蔻香水的味道钻进我的鼻孔,弄得我意、乱、情、迷,我情不自禁伸手按了上去!


 


我兴奋地揉捏着,正准备大做一场,突然听见传来敲门声。


“还没睡呢吧?开下门,我送点儿东西给你们!”


是玲子的声音。


屋子里的空气有些尴尬,我瞬间停止了动作。


柳燕有些不屑的“哼”了一声,大眼睛冲着我翻了翻:“我姐刚才可说了,你要想上我们姐妹俩就今天这一次机会,继续还是停下,你自己选喽!”


她冷傲的看着我。


我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糟,一脸苦逼样。


柳娜春意阑珊的睁开眼看着我:“你可以继续在我身上做,我让小燕去开门?”


我连忙摇头。


讲真,我有点儿怕玲子吃醋。


我要想在鸡头这个行业做下去,没有玲子现在给我领路根本不可能。


“哼,这可是你自己放弃机会的哟!”柳燕哼了一声。


我瞪了她一眼,她却若无其事的拿起刚刚脱掉的衣服重新穿在身上。


我总觉得她对我怪怪的,却不知道究竟为什么。


玲子进门,大眼睛狠狠瞅我一眼:“我到处找你找不到,你咋在这儿呢?”
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
“呃,浩哥呢是想来试试我们姐妹俩的活儿,这不是刚上床玲子姐你就来了嘛!”


柳燕冷笑着说。


玲子狠狠“剜”我一眼,转脸笑着对柳燕道:“你俩还用试什么?圈子里谁不知道你姐妹俩的功夫?来来来,明天就开工了,我把这些东西来送给你们!”


她手里提溜着的一个方便袋放在了床上,袋子口敞开,我看见里面是几盒避孕套和两瓶洁尔阴洗液。


这两样东西一般都是公关自己买,玲子连这个也帮她们买了,看来真是为了拉拢人费了一番苦心。


玲子给了我一个眼色,我跟在她屁古后面走出了门。


出门的那一瞬间我发誓,这对儿尤物我以后一定要征服,让她俩一人抱着我的一条腿在我胯下唱征服。


“张浩,我问你,你睡过几个女人?”回到家,玲子一边脱外套一边问我。


“两个。”我楞了一下,脱口而出。


“一个你的初恋,一个我,对吧?”玲子只穿着文匈和内裤,丰腴的身体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气息:“你的初恋跟你的时候应该还是雏,肯定没什么床上经验。


“我呢,和你没睡过几次,你在我身上也并没有领略到床上那些技巧……”


她一脸妩媚,一步步向着我走来,把我逼得坐在了床上,她趁势坐到了我的大腿上,一条胳膊水蛇一般柔软搭在了我的脖子上。


玲子坐在我大腿上,她的傲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,我低下头就可以看到她的领口里面。


她身上兰蔻香水的味道钻进我的鼻孔,弄得我意、乱、情、迷,我情不自禁伸手按了上去!

  “红粉帝国是我朋友介绍我进来的,王经理有话你对我说就可以了。”


我用挑衅的眼光,微微仰着头看着王经理。


这是我的本色,在老家混的时候,我经常这样看着找我茬儿的人。


王经理脸色冷了下来:“我这人有个毛病,说出去的话从来不重复第二遍!要不这样好了,你俩都走吧,今晚带着你们的人进场就行了……”


玲子笑着推了我一把:“去去,你先出去!说来说去王经理还是为咱们好,他要和我聊的一定很重要。”


一边推我,她一边对我使眼色。


“嘿嘿,这才对嘛!看你也不是第一次经营这皮肉生意了,最起码的规矩能不懂?”


门关上前,我听见的最后一句话是王经理这样对玲子说的。


更让我纠结的是玲子随后发出一阵很浪的笑声。


我在门外电线杆子一样杵着,猜测着屋内可能正在发生的龌龊事儿,心里五味杂陈。


连身边的女人都保护不了,我还算什么男人?


玲子正隔着一道门被别的男人做。


我使劲儿扯着头上的头发,心中暗暗发誓,我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做人上人,再也不受这些窝囊气!


这个社会和畜生生存的丛林一模一样,只有强大了才能避免别人的撕咬。


正胡思乱想着,我面前的门突然开了,玲子走了出来。


我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,那姓王的不会这么快就做完了吧?